×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大師設計也「翻車」!安藤忠雄遭業主質疑,柯布西耶差點惹官司!網友:我不入住,就是傑作!

徐晨晨 2021/12/27

如果我不入住,它就是傑作!

——某網友

· 住吉長屋:冷到無法居住 ·

作為安藤忠雄處女座的住吉長屋,在他的建築生涯中可謂是舉足輕重。

當年,安藤剛剛從拳擊手轉行到建築領域,滿腔熱血,正好佐二郎夫婦(住吉長屋的業主)委託他設計自己的家,而安藤也準備大顯身手。歷經一年多的時間,新房子終于落成了,但幾乎所有人都滿臉疑惑。

因為住吉長屋格格不入的外型,鄰居和路過它的人都表現出了「這是住宅?」的疑惑,而佐二郎夫婦的老母親,站在房子裡,也疑惑的問:「這房子已經完工了?」「這房子能住人嗎?」

安藤在房子裡 設計了一個露天中庭,他認為現代人為了居住的便利而捨棄了個性,失去了與自然的連接,而與自然親近的建築是更好的,居住者自己要去思考: 什麼才是適合自己的居住方式。

確實,安藤設計了沒有屋頂的房子, 平時風會吹進來,雨也會下進來,在自己家裡就能感受春夏秋冬、颳風下雨,確實是個夠自然的房子。

無風不起浪,難怪有外界傳言住吉長屋連上個廁所都要打傘。

不過好在夫婦並沒有找安藤的麻煩,只是忍著住了40多年。看來做大師的業主,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 范斯沃斯住宅:四面通透、毫無隱私 ·

但像佐二郎夫婦脾氣這麼好脾氣的業主,可不是回回都碰得上的。我們偉大的建築師密斯·凡德羅先生就沒那麼好運氣了, 這一次他差點被告上法庭

竟真的有這麼嚴重?這要說起密斯·凡德羅著名的 范斯沃斯住宅了。

對范斯沃斯住宅稍有了解的朋友都知道,這個住宅是密斯「less is more」理念發揮得最暢快的一次,范斯沃斯住宅一度被業內稱為是他 現代主義理想下史詩般的作品

看向整個建築外觀,確實密斯將 簡潔的表達以及克制的審美把握得恰到好處,同時四圍的透明玻璃讓建築與外界環境完美地融合起,僅在1950年落成,確實是個傑作。

就算拿到半個世紀過後得今天,這座建築仍被當做一件驚世名作來崇拜。

但當我們拋開范斯沃斯住宅的名聲與前沿的建築理念,回歸到居住本身上,境況就沒有這般樂觀了。我們能看到的只有一個正在抓狂的業主。

密斯凡德羅為了住宅的空間與空氣得以自由流動,四周設計了幾乎 全透明的玻璃,這給范斯沃斯住宅的業主 造成了相當大的隱私困擾

業主曾在《好與壞的現代建築之間的戰爭》(1953年5月發佈)中說:「事實上在這座四面都是玻璃的住宅中,我感覺我就像是一個徘徊的動物,永遠處于警惕的狀態。即使在晚上我也不能安眠。我感覺每天都處于警備狀態,幾乎不能放鬆和休息……

而且住宅的鋼架以及玻璃的構造,讓整個房間 幾乎沒有隔熱和隔音,隔音我們暫且可以容忍,但當地具有冬冷夏熱,溫差巨大的氣候特徵,隔熱功能的缺失代表著房內溫度變化令人抓狂。

更要命的是,密斯也沒有考慮住宅旁邊的河流,導致一到了汛期整個建築就被淹沒在水中。

· 流水別墅:潮濕陰冷,業主被迫搬家 ·

這邊范斯沃斯住宅被水淹沒,導致業主不能居住,被迫搬家,而大師 賴特手中的流水別墅也正在遭受著同樣的命運。

賴特的流水別墅與范斯沃斯住宅先後建立,在那個時間段,像流水別墅這般將建築與自然完好的融為一體的作品,真的令人大為驚歎。

但流水別墅從建造過程中就開始「反人類」了。賴特「一意孤行」運用了當時並不能完全安全投入使用的鋼筋混凝土懸挑結構,導致了後期外部的懸臂 時刻面臨著坍塌的風險

並且由于位置坐落于小溪之上, 潮濕陰冷讓整個建築無法居住,還有,與范斯沃斯住宅相同的是,到了汛期都會被水淹沒。

· 薩伏伊別墅:漏水嚴重,無法入睡 ·

 迪士尼音樂廳:巨型反光鏡 ·

如果說大師的建築為業主帶來了困擾,要麼容忍要麼離開都算得上對的選擇,但 蓋裡的著名建築迪士尼音樂廳,就不是這般了,它的建起帶來的是周圍居民的困擾。

因為它特殊的建造外型,使得它的表面好比一個 「巨型凹面鏡」,強烈的陽光經過反射後,過熱的焦點令人難以忍受。

眩目的聚焦光影響了開車經過這座大樓的司機,附近的住宅建築注意到空調的使用頻率增加了,附近 垃圾桶都會自燃,甚至煎雞蛋都不在話下。

不僅令周遭的市民困惑,連路過此地的人都避之不及。

以上就是為大家準備的 「世界一流的‘失敗’之作」,那麼,看完這些我們耳熟能詳的大師的「翻車」作品,是不是有種莫名的爽感!如果我們拋開建築理念不提,只單純的看熱鬧,會發現每一個建築背後的故事都充滿著戲劇性,有業主的苦苦忍耐,甲方的屢次反對,甚至是因為不滿而對波公堂,我們會在此驚訝的發現,原來大師也有著人間煙火氣呢如果非要用一句話為大師的「翻車」建築開脫,那麼想一定是:沒有他們「翻車」,怎麼會有現代建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