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90後攝影師摘下「伊朗美女」的神秘面紗,「高鼻雪膚,秋波連慧」的面容驚豔眾人,卻惹來眾多網友的「威脅」!

赵阳 2022/01/13

如果要評選世界上美女最多的國家,伊朗一定榜上有名。在金庸小說中,黛綺絲有武林第一美女之稱,其母正是波斯人,而黛綺絲的女兒小昭更被形容為「高鼻雪膚,秋波連慧」。 可在真實的伊朗,女人的美麗是要被藏起來的。受宗教文化的影響,女性出門需要著長袍、戴面紗,違反者要面臨罰款等一系列處罰。

可當下越來越多的年輕女性開始嘗試摘下面紗,抗議著裝規定的活動時常爆發,但卻仍有女性因佩戴面紗不當,而被當街被毆打。而一位名為 Babak Fatholahi的伊朗攝影師,卻拍下了大量伊朗女性不帶面紗的肖像,引起眾多爭議,甚至接連遭到了眾多壓力與威脅。

在Babak Fatholahi鏡頭中的伊朗女性,美麗迷人,如花綻放,而這花卻非柔弱無骨、依附寄生的莬絲花,而是在風雨中依舊鏗鏘的野玫瑰。每一位模特的眼神中透露著不服輸的堅韌與倔強,讓原本簡單、純粹的肖像更加出彩。

Babak Fatholahi還為伊朗女演員 Golshifteh Farahani拍過照片。如果你看過《加勒比海盜5》,那麼一定會記得她。她在片中飾演光頭女巫,一出場便驚豔眾人,並在全世界最美面孔100人中獲得第五名。

然而因為Golshifteh Farahani在電影《謊言之軀》中沒有帶面紗,而被祖國伊朗列入了黑名單。不僅禁止她拍攝他國電影,還限制了她的人生自由,不讓她出國。可Golshifteh Farahani想盡辦法,還是離開的伊朗,卻再無回頭路。在Babak Fatholahi為她拍攝的肖像中,她安靜柔和,卻自有一股自我主宰的勇氣與力量。

這位揭開一位位伊朗女性面紗的攝影師——Babak Fatholahi是一名不折不扣的90後。出生于伊朗首都德黑蘭的他,在2013年成為了一名獨立攝影師。值得一提的是,他的攝影技術基本全靠自學,卻憑藉天賦與勤奮,一步步創立了屬于自我的光影美學。

他與無數藝術、時尚雜誌合作,作品先後登上《Grand Central Publishing》、《Ballad of Magazine》、《 Nylon》、《dodho Magazine》等知名雜誌,每一次都效果出眾,反響不俗,漸漸在業內積累了不小的名氣。

之後,Babak Fatholahi的作品在國際上頻頻展出,不僅受到了專業人士的肯定,還得到了大批粉絲的追捧。另外,他竟然還是一名老師,在老家伊朗專門教授攝影課程。

毫無疑問地是,Babak Fatholahi最為擅長的就是肖像攝影,而且尤為擅長拍攝美人。而他創造的美是冷的,是暗的。Babak Fatholahi鏡頭裡的不見單純無邪的小白兔、傻白甜,而是富有攻擊性與危險性,魅惑眾生的黑色大麗花,野蠻生長,充滿力量,又帶著不屑一顧的驕傲。

女性的美,不再討好、易碎,被人掌控與操縱。她們是神秘而邪惡黑袍女巫,雙目微閉,讓人心悸而不敢靠近;也是長滿尖刺、傲然獨立的黑色玫瑰,讓人遠遠佇立,卻不敢採摘。西蒙娜·波伏娃在《第二性》中曾寫道:有些女人把自己當成花束、大鳥籠;另外一些女人成為博物館,還有些女人變成難解的符號。

Babak Fatholahi作品裡的美人,就有一份「難解」的魅力。 冷漠、強悍、疏離,複雜矛盾的情緒交織在一起,帶來了迷一般的美。

顯然,Babak Fatholahi也是善于玩弄光影的魔術師,無論是光線還是色彩都在他的作品中有著非同一般的作用。攝影是光影的藝術,Babak Fatholahi讓光參與到了造型與氛圍製造之中,無聲打落在模特的臉龐與身體之上,似乎連光都對美人格外偏愛,成為了整幅作品裡最為神妙的一筆。

同時,極致簡單的構圖與色彩,讓Babak Fatholahi的作品分外純粹與乾淨,仿佛帶入走入內心深處的秘境。而Babak Fatholahi往往不會對模特的皮膚進行過多的後期處理,保持真實的質感與狀態。紋理與瑕疵裡,都是故事。

深邃的眼眸、微啟的紅唇、迷人的輪廓……在光影之中一點點展現、凝固,成為永恆的一瞬。 如永生花束,永不凋零、枯萎,日日囂豔,自讓人難忘。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