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甜餅#嘴硬攻VS真誠受#我知道你愛我,哪怕你不說也沒關係~

delightW11 2021/10/26 檢舉 我要評論

和陸寧的婚姻生活開始於三年前,一場不算意外的意外,陸寧需要一個合適的伴侶完成一場恰到好處的婚姻,而他需要陸寧。

他從小就喜歡跟在陸寧身後,整天吵著要嫁給陸甯哥哥,每當這種時候陸寧都會板著他那張臉教育他:「兩個男孩子是不能結婚的。」

你看,誰說不能,連法律都讓了步,婚姻這種事還要挑性別多無趣。

只不過他只挑陸寧罷了。

三年裡他扮好一個愛人的角色,體貼入微,陸寧的態度一直不鹹不淡的,他也不敢奢求太多,現在這樣剛剛好。

只是最近他發現陸寧似乎有些不太對勁。

他出去應酬會接到陸寧的電話,對方的語氣依舊硬邦邦的:「少喝點。」

「好。」

「我不是關心你,我只是不喜歡酒鬼。」

「知道了。」

接著,他就會在餐廳門口碰到那個據說是兜風的人,也不知道這冷颼颼的大晚上跑個七八公里才能兜的風有什麼好。

陸甯有個弟弟叫陸明,最近老愛往他公司跑,一天天也沒個正經事,就在他辦公室裡呆著。

起初他也沒在意,陸明打小喜歡他比喜歡陸寧多。

「今天怎麼喪著張臉,誰欺負你了。」

「除了我哥還有誰。」陸明一雙長腿擱在沙發背上,「也不知道你怎麼受得了他,整天臭著一張臉,動不動就扣我零花錢。」

「他扣你零花錢了啊,扣多少,我給你補上。」

「還是嫂子好。」陸明樂呵呵地蹦起來給了他一個大擁抱,下一秒整天臭臉的陸寧出現在了門口。

「陸明,你零花錢沒了。」

「誒…誒,哥,我錯了我錯了。」

任由陸明撒嬌求饒,陸寧就是不退步。

等晚上兩個人都回了家,他拿著毛巾給陸寧擦頭開了口:「陸明還在上學,你把零花錢給他停了,讓他整天喝西北風啊。」

「哼。」陸寧沒說話。

「我今天可告訴他了,以後都不准整天往我那跑了,順便找他導師給他多安排了些事。」陸寧頭發軟,他很喜歡,總借著機會朝人頭上動手。

「頭髮要被你薅沒了。」

陸寧拉住他的手,接過毛巾進了臥室。

沒一會,他就收到陸明的短信:感謝嫂子,我哥打錢給我了。

陸甯的父親是在他生日那天去世的,為了避免回想起傷心事,兩個人索性都不過生日。

他生日那天,陸寧還在外地出差,一想到回家空蕩蕩的,心裡難免還是有些失落,一直在公司磨蹭到了晚上十點才回家。

原本應該空無一人的家裡亮著燈,他甚至等不了電梯就開始往上跑,一開門就見到冷著臉坐在客廳的陸寧,沒給對方準備的時間直接撞了個滿懷。

「你怎麼回來了啊。」

他的眼睛彎得像月亮,陸寧抬手遮住了這月亮彎了彎嘴角:「怎麼跑回來了。」

「見你啊。」

「哦。」

桌上放著一個蛋糕,是他喜歡的那一家,需要提前至少一個月預訂。

他驚喜又為難,拿不准陸寧的態度,正好對方遞過來倒好的紅酒。

「這是要給我過生日嗎?為什麼?」

陸甯似乎有些不滿意他的問題,偏過頭:「過生日需要理由嗎?」

「不需要,那你要給我唱生日歌嗎?」

陸寧似乎有一瞬的窘迫,他以為是自己看錯了,直到……

原來處處優秀的陸先生,唱歌能跑調到銀河系,但他覺得這大概是世界上最好聽的生日歌。

蛋糕很好吃,有蛋糕味道的唇舌更美味,紅酒也有些醉人。

他喘著氣掛在陸寧腰上,聲音軟糯糯的:「陸寧,你是不是有點喜歡我啊。」

陸寧不說話,他就抬頭看著他,一雙眼睛像是藏了星空,引著人去探索,陸寧湊近了些把吻落在他的眼角:「嗯。」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