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畫筆號令百鬼,傾倒眾生!」90後美少年沉迷畫鬼,提名漫畫界「奧斯卡」:妖孽個個「美若天仙」

徐晨晨 2022/01/19

小時候總是好奇,妖怪到底長什麼樣?

「人面的獸;九頭的蛇;一腳的牛」,神秘到連魯迅都念念不忘。

而這次,在90後小哥筆下,妖怪們活靈活現。

提名 華語漫畫屆奧斯卡「金龍獎」最佳插畫;出版圖集, 上架7小時便被搶購一空

這些妖怪不一般,為鬼為魅,攝魂勾魄;

▲喚世·螣蛇,《山海經》中的飛蛇騰雲繞霧,滿目獰笑;

▲辟邪,《山海經》中東海神獸當然,也可以憨態可掬,分外招人喜歡。

▲蔥聾,《山海經·西山經》中的一種羊。

杉澤,就是這些插畫的創作人。

他不僅敢想,還敢畫。

耗時 3年研究中國神話,每天伏案繪畫 10多個小時

妖魔在他的筆下,個個美得不敢認!

▲杉澤

用一支畫筆號令百鬼,傾倒眾生古籍中的妖魔鬼怪,多青面獠牙,可怖、可恨。

小時候不聽話,一句「大妖怪晚上來捉你」,被收拾得服服帖帖。

可看完杉澤筆下的百鬼圖,完全顛覆想象。

▲朱雀,中國古代神話中的天之四靈之一這二位「仙人」,是傳說中抵禦災厄的門神。

一曰神荼,身著斑斕戰甲,姿態英武,手執金色戰戢;

一曰鬱壘,一襲黑色戰袍,神情閒適,右掌輕撫身旁的白虎。

靈魚·橫公,來自千年前的「美人魚」

《神異經》中描繪它,長七八尺,樣貌似鯉魚,一到晚上就化為人形。

刺不死,煮不熟,唯有加兩顆烏梅才行。喝了這碗烏梅靈魚湯,還有驅邪病的功效。

向來沒有好名聲的 狐妖,這一次,也叫人欲罷不能。

她的唇是柔的,她的眼是媚的,她的鼻是巧的,她的眉是婉約的。

此般嬌人入夢來,竟不知是仙人下凡,還是狐妖出沒。

▲阿紫,《搜神記》中,迷惑王靈孝的狐精。

▲妲己,《封神演義》中被千年狐妖附體,受女媧之命禍亂殷商的「紅顏禍水」。

▲九尾狐,出現在《山海經》中,樣貌似狐狸,且有九尾。

當然, 百鬼不止妖孽神魔,也有「幼兒版」的

胖乎乎,毛茸茸,款式多樣,任你挑選。

▲火鼠,《神異經》中生長在火山的鼠,重千斤。

▲慶忌:狀如人,長四寸,乘小馬,好疾馳,可一日往返千里。

▲墨精:唐朝宮殿裡,御用墨上的小道士。

畫「鬼」這事,看似不合理,卻圓了許多人幼時一睹神魔的願望。

千年前,寶書《山海經》已昏黃;

千年後,杉澤續言21世紀新妖魔。

▲中國民間邪神:魍魎

數不清的細節 還原上古神獸因為從小癡迷神話傳說,從四川大學藝術學院畢業後, 杉澤花了3年時間研究神話故事。

這為後續畫「鬼」打下了堅實的史料基礎。

這畫,既要精又要彩,可馬虎不得。

第一步是 構圖,以這副《窮奇》為例,身體是整幅畫的重色區。

在勾勒時,將身體部分畫明顯些,雪地部分輕輕描繪即可。

▲窮奇,中國古代神話傳說中的四凶之一用普藍、鈷藍和少量群青,混合墨汁, 染出底色

胭脂、玫紅、深紅加一點點熟褐,染出血花的底色。

之後用小筆,以點的方式細化花海,以提的方式稍稍勾勒根莖。

主體的窮奇上色,是重頭戲。

根據毛髮結構和走向,染出身體和內側翅膀的底色;

接著並對頭部、身體,以及翅膀內側進行細節刻畫。

做完以上步驟,就可以根據畫面需求, 統一色調

比如,刻畫血色的花朵,需要用純度最高的朱紅和大紅色。

點出花的層次,之後用酞青綠修飾花朵縫隙。

小細節也不能馬虎。

就像這爪子上的血跡,石頭縫隙中的花瓣,都起著豐滿畫面的作用。

等第一層幹透後,繼續 上色第二層

一幅「雪夜窮奇圖」,就完成了。

畫畫這件事,一筆定神。

一步錯,便是滿盤皆輸,推倒重來。

手中的畫筆,好比相機鏡頭,若要真,就要細。

初看杉澤的作品,絕美!但你若再細看,色彩交疊,細線密佈。

經得起推敲,耐得起深究。

▲杉澤從線稿到上色的對比圖這一幅《神將·刑天》,《山海經》中和黃帝爭位的神話人物。

第一眼,被龐大的怪物吸引。

拉大後,驚覺:

刑天原來在怪物的雙眼之間,極小一個。

左手持盾,右手握斧,以乳為目,以臍為口,操干戚以舞,凜然生風。

構成一幅熱鬧的刑天猛將圖,還要有大大小小的外物稱托。

翻卷的祥雲,奔騰的白馬,隱于暗處的惡鬼.......

數不清的小細節,搭構出一個九重天界,魔、幻、邪。

許多朋友勸杉澤,別在每一步上都這麼折騰,有這時間,不如多畫幾幅。

但對他來說,只想在每個步驟裡求一個心安理得,去認真感受每一個階段。

感性地琢磨,才能理性地下筆。

遍讀古籍繪絕美版《山海經》

畫得越多,越發 遺憾《山海經》中百變異獸,無人一睹真容

于是,杉澤按照古籍中的描述作畫,並編寫成書,取名《觀山海》。

▲中國味十足的《小牛仙》

書中收錄了近200種異獸,前後耗費三年時間構思。

那段時間,杉澤書桌上最常翻閱的三本書便是:《中國神話大辭典》、《中國妖怪故事》、《山海經注釋》。

▲《觀山海》內插畫 書中的每一種異獸形象,非憑空捏造,而是有著深厚的文化原因。

比如,《山海經》中的九鳳,被認為是中國古代神話九頭神鳥的原型。

一開始,杉澤按自己的理解將九鳳的羽毛設計成金色。但在翻閱文獻後,他了解到, 戰國時期楚國崇尚紅色。

九鳳作為楚國神鳥,羽毛用紅色顯然更合適。

它們有靈魂,有情感,或兇猛,或靈動。

將傳統抽象的神鬼信仰,幻化成形,大概就是這般模樣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