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鳳凰涅槃,浴火重生!」19歲一夜成名,卻「躲進西藏」在海拔4000米的地方畫畫:「最美漢族唐卡女畫師」!

徐晨晨 2022/01/13

「鳳凰涅槃,浴火重生,而我遊玩拉薩,癡迷唐卡重生。」

這是一位來自長沙的94年女孩,寫在微博裡的一句話。

她雖然是一個漢族女孩,但已經定居西藏多年,是著名唐卡畫家,她畫的唐卡不僅供奉在了,西藏江譜寺大殿中央,還被活佛稱為漢地女唐卡畫師第一人。

她是曾芷儀, 除了唐卡外, 她還用筆劃下了西藏的美景。

這是南迦巴瓦峰。

又稱羞女峰,由于西藏天氣變化莫測,這座峰十人九不遇,能看到的,都是幸運兒。

這是著名的布達拉宮。

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建築,集宮殿、城堡和寺院于一體,是藏族人心中的聖地。

這是岡仁波齊。

是公認的神山,被稱為世界的中心。

日照金山之時,岡仁波齊也會隨之閃爍金光。

這些都是西藏著名的風景,非藏族人都很難一一目睹,但這個94年的女孩卻把它們全部畫在了紙上。

明明是一個漢族女孩,為什麼卻孤身在藏族生活,癡迷于傳播藏族文化,這是很多人都覺得好奇的地方。

這件事,要從她19歲的時候說起。

說起來,曾芷儀的人生起點很高,她出生于一個知識份子家庭,外公是著名麻醉師。

小時候媽媽對她要求很高,讓她學習琴棋書體,但她偏偏活潑好動性子叛逆,楞是一樣都學不好,除了畫畫。

不過那個時候她的畫,並沒有多少人能看懂,因為多用黑色和複雜的線條,還被人懷疑是不是有什麼心靈陰影。

只有一個人能看懂她的畫,那就是她的繪畫老師薛亞軍,在老師的鼓勵下,她創作了大量獨特風格的繪畫, 並在19歲那年就成功舉辦了個人畫展, 引起一片轟動。

媒體的讚譽頃刻而來,令她有些惶惶不安,也有很多美術界人士向她伸出橄欖枝,承諾加入工作室就給她巨額的報酬。

但當她深入了解之後,才發現那些商業的畫作,完全脫離自己的本心, 潮水過後, 她開始陷入迷茫和困頓之中, 不知道自己的人生該往哪裡走。

為了逃避選擇,她孤身一人去了西藏散心,在那裡結識了一位藏傳佛教的活佛, 活佛送了她一副四臂觀音唐卡作為禮物, 她隨手就放在了包裡。

神奇的是,在去貢嘎機場的路上,她遭遇了交通事故,那一瞬間她還以為自己要出事了,緩過神來後發現自己竟然安然無恙,毫髮無損。

冥冥之中她感覺, 是包裡的四臂觀音唐卡在保護她。

就這樣她和唐卡結下了不解之緣,便留在西藏學習唐卡。

她拜師的是藏區山區的,一位著名唐卡大師嘎瑪師傅,按照習俗, 嘎瑪師傅是不收女弟子的,更何況還是長沙來的女弟子。

但曾芷儀不放棄,拿出了當年劉備三顧茅廬的精神,在多次拜訪之下,嘎瑪大師終于決定收她為徒。

于是她成為了, 這個十幾平方公尺畫室裡唯一的女生。

其他徒弟好奇大師為什麼改變主意,嘎瑪大師輕描淡寫地說, 城市女孩受不了藏區的苦, 想必沒多久就會自己放棄。

或許很多沒去過西藏的人會好奇,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能有多苦?

但其實藏區的苦, 真的不是說說而已。

西藏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即便身體健康的普通人也可能會有高反。

藏區的普通話普及率並沒有內陸高,嘎瑪老師不會說漢語,每次都得靠師兄翻譯,曾芷儀才能聽得懂。

很多地區沒有城市的那種自來水管,必須燒水才能飲用,而且飲食上大多都是傳統藏族食物,如糌粑、酥油茶、凍牛肉等,習慣了吃米飯的人很難適應。

不過,正如尼采所說, 一個人知道自己為什麼而活, 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種生活。

為了能學到唐卡的精髓,年紀輕輕的曾芷儀選擇咬牙堅持了下去。

在大師的指導下,她的唐卡功力也是突飛猛進。

她學會了如何親手製作顏料,甚至會親自上山採石,回來自己研磨製作。

為了找到畫唐卡最合適的青色,她甚至把媽媽的首飾都砸碎了,臨摹了一張《千里江山圖》試試顏色。

唐卡的畫法比較特殊,她幾乎是從頭學起,但也很快學會了唐卡中的五大勾線法:

平勾、濁勾、衣勾、葉勾和雲勾,每一勾技法皆不相同。

光是勾線法她就練習了好幾個月, 才徹底扎實地學透。

為了畫好唐卡,還對藏傳佛教有了深入的了解,每了解多一份,就對藏傳佛教多一分敬畏之心。

唐卡裡出現的動物都是三隻,代表;過去,現在,未來她花費半年才完成的一張唐卡,還被邀請掛在了西藏江譜寺大殿中, 這是該殿第一次供奉漢族女人所畫的唐卡, 可見活佛對她的認可。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2020年新冠肺炎爆發,雖然對西藏影響不大,但她還是畫了很多唐卡為中國祈福。

下面這一副,是她聽說李文亮醫生,還在搶救的時候畫的,她希望這幅唐卡,能夠像當初保佑自己一樣保佑李文亮。

如今,她已經在藏區生活了大概7年,其中5年都在閉關學唐卡。

5年後,她本來有機會回到長沙,但她婉拒了,因為她發覺,西藏才是她的家,唐卡才是她的歸宿。

正如她在微博所發, 畫唐卡才能使我心安, 別的事就算了吧,她對唐卡和西藏的熱愛,已經到了骨子裡。

她不想離開西藏, 所以她選擇在此定居。

如今她在開了一家客棧,養了一條大狗,過起了令人羡慕的生活。

時而上山采風

時而野外露營

時而上山採石

雖然是漢族人,但在西藏生活的大多數時間, 她都會選擇穿藏服,隱匿在一群藏族人之中,過著他們的生活,騎馬、摘草藥、做糌粑,她生活地熱氣騰騰,不亦樂乎。

一開始父母還有點擔心,她一個女孩在那麼遙遠的地方,生活一定很艱苦,但看到她發過來的照片上,那麼燦爛的笑容就隨她去了。

19歲一夜成名,20歲卻放棄一切隱居在西藏學唐卡。

曾芷儀的人生前27年, 經歷了很多人一輩子才經歷的跌宕起伏。

有人說她失敗,有人說她成功,但什麼是成功呢?

對于曾芷儀來說,恐怕不是金錢,也不是快樂,

而是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度過一生。

為熱愛的唐卡藝術放棄了巨額的薪酬,放棄了城市優越的生活,對她而言並不是遺憾,而是鳳凰涅槃,浴火重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