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80後姑娘用「衣服」進行藝術創作,把畫展開到「費城」:你我皆塵世裡一粒微塵,不如用愛擁抱這一方世界!

赵阳 2022/01/14

總在別人的故事裡,悄悄留下自己的感動。世間萬物不過是因為「愛」而「值得」,今天小編給大家推薦的畫家,筆觸赤誠而真摯、如她這個人溫暖而純良,一眼就能擊中人心。

▲ 李填鈿水彩作品《love me more - Frida Kahlo》

▲ 男左女右的設計  互相共存而對立

▲油畫藝術  也能落到吃飯穿衣之中

這些水彩作品,格外好看,畫風清透而明朗,用色極致而純淨,看到的人都能被治癒。

▲ Look at me

「好想穿她設計的衣服。」是觀眾看到這些畫作的第一印象。

藝術家李填鈿,用畫壇上許久未見的真摯筆觸,觸及了無數人的心。

▲ 弗裡達看展覽的李填鈿(與填同音)

從學習繪畫開始,李填鈿一開始就確定,「一定要畫溫暖、美好、治癒與愛的東西」。

最開始想過畫或明媚或疏朗的風景,但她還是選擇了內衣。

love me more,女生對自己的愛意,不體現在外部,就體現在生活中的吃飯穿衣之中。

「內衣給我們一種安全感,甚至在某種時候會超越愛情。」

因為內衣是與肌膚最親密的東西,穿上一件柔軟而舒適的內衣,同時也是對自己肌膚和心靈的一種呵護。

▲《love me more》

她堅信,溫柔是有力量的。

如水一般的材質,流淌過身體的曲線,在人與物互相遇見的刹那,那股溫暖妥帖的觸感,會化為風、化為雨,化為暖陽的光芒。

把生活的柔情蜜意,一寸一寸注射進肌膚的每個毛孔。

「選擇了創作內衣這個題材之後,我更加注意聆聽自己內心的聲音。」

從虛假到真實,撥開世俗的迷霧,不再被任何人的眼光所約束,李填鈿選擇跳脫出來,重新審視自己的生活和選擇。

▲ 填鈿在生日當天創作了這幅畫

「看過了千百種愛情,才發現,最高級的愛情,是愛上了自己。」

愛自己,是李填鈿畢業這年自己給自己的命題。

而她的答案,全寫在了《love me more》系列畢業設計裡面。

這是一個內衣系列的作品,這個系列,以古典油畫為主,這些人物,或許大家早已經耳熟能詳。

油畫在人們印象中是高不可攀的形象,但李填鈿卻把它們放置在了最日常的衣服中。

這些人物,大部分取材自李填鈿最愛的三位藝術家。

漢斯·荷爾拜因,16世界德國最後一位知名的畫家,他的作品沒有佛羅倫斯畫派的溫婉,他的色彩沒有威尼斯畫派的豔媚。

在荷爾拜因的線條和色彩中,有一種或許在別的畫家那裡所找不到的力量,那是莊嚴和內在的力量。

▲ Hans Holbein  筆觸溫暖 畫風莊嚴「他的畫以精細綿密的細節處理,為基礎的寫實風格見長,對于人物的描摹,從來不加以過度的美化,而是以他個人的理解,畫出物件的內在品格、意志和精神特徵。」

▲ Hans Holbein  許多人像畫得明亮,素潔,清朗

耶羅尼米斯·博斯,一位腦洞大開的畫家,三聯畫是他獨特的創作方式。

這其中最著名的是《塵世樂園》(The 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s)。

左聯是天堂,中是塵世,右為地獄。塵世裡充斥著裸露的軀幹,所有的人都在狂歡,地獄裡則充滿著殺戮,氣氛壓抑而緊張,細節之繁,令人目不暇接,而其中的種種寓意,亦可不言自明。

耶羅尼米斯·博斯

老彼得·布魯蓋爾,歐洲歷史上第一位農民畫家,被稱為荷蘭畫派最後的巨匠,是一位慷慨激昂的細節控,一生只為農民畫派作畫。

老彼得·布魯蓋爾

這三位畫家,對李填鈿的創作影響很深。

「我喜歡漢斯·荷爾拜因和老彼得·布魯蓋爾,畫面的造型嚴謹與厚實感,喜歡耶羅尼米斯·博斯豐富的想象力和細膩的幽默感。」

她把這份嚴謹和細膩,也帶到了自己的創作之中。

▲ 李填鈿所畫亨利八世

甚至將亨利八世和弗裡達,畫在了衣物之上。

亨利八世,一個惡魔,殺了很多皇后,完全就是女性歷史長河上的罪人。

▲ love me more 裡的亨利八世肖像。

弗裡達,小時候出了場交通事故之後無法懷孕,長期臥床創作,而丈夫有很多的婚外戀,是個無法掌控自己命運的女人。

墨西哥藝術家Frida Kahlo

「我把他們肖像放在內衣上面也想讓觀者看到女性美的同時,結合地去看這些人物的歷史背景,從而去思考女性的安全感。

這種安全感不僅是內在的也是外在的,內衣的角色像盔甲一樣,日常穿戴著,保護著我們身體私密部位,但是它又不是真正的盔甲。

它很脆弱,當暴力來臨的時候,它是最不能被仰仗的武器。」

墨西哥藝術家Frida Kahlo

女性內衣與有這樣對立的歷史背景的肖像結合,本身就是一種矛盾衝突。

但這種矛盾,會更加令人內省和清醒。

「在欣賞美的同時我也希望思考如何去尊重女性,如何去愛女性多一點,以及女性如何更愛自己。」每一個人,天生都值得被愛。

通過對大量女性的觀察,她發現許多人的人生,遺憾都是不夠愛自己。 「愛,是藝術的本質。」吃潔淨的食物,穿保暖的衣服,這只是表面上的愛。真正的愛,還要認真處理自己的心情,善待每一個細小的情緒,不敷衍自己,更不攻擊自己,接納自己的一切,即便擁有缺陷,那也是可愛的地方。

▲ 細節處理地很細膩說起繪畫生涯,那要從小學一年級開始說起。一年級的時候,廣州的大伯送了一盒藍罐曲奇餅乾,鐵盒上面印著美麗的風景,當時家裡沒有大的紙,她就把掛曆拆下來,自己照著畫了。母親看到,詫異于她對繪畫的熱情和天賦,便送她去拜師學藝。

最初她是學油畫的,研究生的時候,開始喜歡上畫水彩畫。 「家鄉靠近河流和大海,再加之又是女性創作者,所以就被水的通透、靈動、寬廣、博大所打動,選擇水作為媒介。」

一開始畫紙本水彩,畫的是自己日常的衣物。就像寫日記一樣記錄著自己的衣物,所帶來的那些時光片刻和某段記憶。也可以通過這些看到自身的成長,生理和心理的變化。

後來,選擇了人物肖像作為自己的主題。「我從Frida Kahlo的故事中,了解到無論什麼階層地位的女性,都需要關懷和愛護。Frida Kahlo,代表了反思、內省和進取。」不止要靈魂深處的共鳴,技藝,她也努力做到極致的細緻。 「人物肖像借用的都是坦培拉的技法,一層一層的罩染,來增加人物的厚重感。」

​​​​​​

研究生作品還做了六件立體作品, 靈感來自歐洲古代的單片眼鏡和miniature(微型肖像)。「它們可以佩戴也可以當立體雕塑存在,其中有三個是純銀做的單片眼鏡,胸花鏡和放大鏡。」

「我用較極簡的造型設計出來,畫圖紙,翻模,鑄銀,焊接,打磨拋光,鑲嵌,最後畫上水彩的古典肖像。 單片眼鏡是鑽石造型,寓意是能看到光。」

▲ love me more系列眼鏡配飾「放大鏡雖然是雙鏡圈,但我結合了單片眼鏡,一邊是人物肖像一邊是空的,兩種觀看方式,它的尾端也有我的名字的刻字Tian。」

在費城讀MFA的時候,她開始思考怎麼,讓水彩語言有更多的可能性。她把衣物進行掃描,她發現在放大之後很像一些自然景觀,有山有人有魚。

她把這些神奇的元素,仿照中國傳統的長卷山水,做成了一個拼貼作品。

她還做了一個展覽,用木材切割的方式,做成兩色不同的木蘭花、藍海、紅山以及水滴,做完後,這件作品被邀請至費城國際機場做展覽。

這是她新的嘗試。 「我不屬于創作一個系列之後,就一直用一種語言的人,我喜歡突破自己,喜歡看到自己更多的可能性。」但無論採用哪種媒介與視覺語言,她所想要表達的始終是愛。

▲ Love me more 布面油畫  180x120cm

▲ 李填鈿畢業設計展出現場 「你我皆塵世裡一粒微塵, 不如用愛擁抱這一方世界。」熱愛、喜愛、自愛、親愛、關愛、偏愛、癡愛……關于愛的詞彙那麼多,但我們需要的並不多,不過是其中一兩個,就足以支撐漫長的生活。

Belief is immortal,love will forever 信念不滅,愛將永久,世間萬物不過是因為「愛」而「值得」,愛自己,星河滾燙,人間值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