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夢回海盜爺」被迪奧開除後,他歸隱「法國鄉間」,改造後的老房子美得「無藥可救」!

徐晨晨 2021/12/27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這種感覺?天氣熱的時候,就喜歡看些清爽簡潔的內容,服裝、家居風格都是如此。天冷了則喜歡繁雜、擁擠、被包裹的感覺。感覺冬天住在滿滿當當的屋子裡,空間滿了,人也不覺得冷了。今天四月就來帶大家看看,迪奧前設計師「海盜爺」極繁主義的家,美到無可救藥。海盜爺的名字,想必熟悉時尚圈的朋友都有所耳聞。

他在Dior的15年,用天馬行空的想象力為大眾創造了一場又一場難以忘懷的視覺盛宴。

這樣一位大師,他的家也是過分美麗。

前段時間,《Vogue》曝光了海盜爺與搭檔羅奇位于法國Gerberoy小鎮的鄉間小屋,這裡是海盜爺的避世之所,也是他新的靈感之源。

Gerberoy是一個種植了大片玫瑰、蜀葵和被鵝卵石包圍,並且擁有久遠歷史的美麗小鎮。

酷愛歷史的海盜爺一眼就相中了現在這個18世紀的老房子,它曾經是一座酒廠,僧侶在此住過。年久失修的它已經變得有些危。

小屋周圍種滿了樹木,巨幅樹冠投下的光影搖曳生姿。

海盜爺對其展開了修復,以保留其浪漫的古色。屋頂上每一塊瓦片都經過仔細編號,以便改造完成後能復原如初。

粉色的房子藏于一片自然恬靜的英式花園,甜美又浪漫,時間仿佛都靜止了一樣。

搭檔羅奇走在花園小路上每個房間根據光線和位置的不同進行了相應的裝飾,海盜爺這些年從世界各地旅行、跳蚤市場淘來的寶貝派上了用場。

他喜歡這些物品背後的故事,並將它們代入到自己的創作中去。

主屋入口的門廳,腳下的赤土陶磚經過了精心修復,並鋪上了古老的土耳其地毯,牆上掛著頗具現代主義先鋒意識的繪畫和攝影作品。

角落裡爭奇鬥豔的團狀花束美得惹眼,繽紛多彩的顏色一如海盜爺絢爛的內心世界。

海盜爺家不僅到處擺放了鮮花,就連壁紙上都滿是花草圖案,牆上掛滿了各種圖畫裝飾,每一件作品都暗含深義。

樓上的粉紅色客廳,曖昧又旖旎,牆上掛的卻是略顯高冷的宗教畫。

這荒誕不經又怪誕的組合,是頑童海盜爺的作風沒錯了。

樓下的客廳刷成復古的黃色,這是一種能在陽光、燭光下發生改變的顏色。

藝術家Eloïse d‘Argent 設計的,代爾夫特瓷磚覆了在沙龍空間的壁爐牆。

以黃色為主色調的空間裡,融入清冷的藍色後,房屋有了重點。

洛可可風格的扶手椅周圍掛滿了印度細密畫。

細密畫(miniature),是波斯藝術的重要門類,一種精細刻畫歷史悠久的小型繪畫。多採用礦物質顏料,甚至以珍珠、藍寶石磨粉作顏料,畫在書籍內頁或徽章、鏡子、首飾上。題材多為人物肖像、圖案或風景,也有風俗故事。

主浴室也是填滿了裝飾,滿滿一架子的古董香水瓶引人注目。

海盜爺在房子裡中開闢了一間客房和一個高聳的工作室,並為他最喜歡的參考書做了一個小型圖書館。

這些書籍在他還是一個孩子,以及剛學習時尚時給了莫大的啟發。

書房中珍藏著海盜爺最愛的英國作家狄更斯的第一版小說。

儘管空間已經被填得滿滿當當,熱情張揚的插花還是一眼抓住了視覺重點。

來自日本修道院的窗簾增加了工作室的神秘性,上面還有一些香奈兒女士製作裝飾的金色緞帶。

客房牆上頂部掛了幅海盜爺在中央聖馬丁學院讀書時的導師 Howard Tangye 的時裝研究。

家裡有不少導師的作品,導師在海盜爺成為優秀時裝設計師的路上,給了他莫大的鼓勵和幫助,海盜爺說起他就很激動。

家裡到處都擺滿了植物、攝影繪畫作品做裝飾。

海盜爺說這些東西就像是有情感一樣,在這樣的環境裡很能激發自己的創作欲。

在家工作的海盜爺這個家有太多故事,滿滿當當盛放的都是海盜爺的過往,有榮譽,有不堪。

1997年海盜爺在Dior的第一場秀,以華裔女星黃柳霜為原型,設計了旗袍主題秀,大量運用盤扣、雲肩、摺扇、油紙傘等元素,還大手筆地用到了中國織錦,模特們風情萬種、搖曳生姿。

素材來自B站up主@舞柳影花

2005年高定秀,模特們身著仙氣飄飄的薄紗裙,走在綠植縈繞的T臺上,怪誕又美麗。

2007年春夏高級定制,這也是四月最喜歡的一場。

海盜爺以《胡蝶夫人》為靈感,在衣服中加入大量折紙、松枝、摺扇、綁帶等元素,將東瀛文化的物哀、幽玄、唯美表現到極致。

海盜爺的家中還有很多精美的雕塑不僅彰顯著主人的品味更是他的靈感繆斯。

十年前的職業低谷是海盜爺難以忘卻的經歷,他曾經在鄉村得到治癒。

如今,他和他的搭檔再次住進鄉村,一邊工作一邊生活。看到這個慈眉善目的海盜爺四月竟有點想哭~

小鎮居民很是好客,海盜爺和羅奇住進來不久就和他們成為了朋友,鄰居們會積極和他們分享園藝、當地美食、八卦娛樂等方面的訊息。61歲的海盜爺在這裡生活得很自在。


用戶評論